『安魂記』
第 1 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大胤三載冬之深,天地間瑞雪紛飛,宛如仙子灑下瓊花玉葉,將山川裝點得銀裝素裹。

南蕪鎮,地處偏遠,寒風凜冽,吹透衣骨。

隻見一名身形瘦弱的少女,身著粗布麻衣,踽踽獨行於飛雪之中。其手指已作凍瘡,而手中動作,雖微弱,卻不曾間斷。

她揮鍬掘土未覺疲倦,正為一逝去的村民築塚,少女名為沈若,三日前方抵南蕪鎮,初至時孤苦無依,賴村人庇而得存,不然,恐已死於饑寒。

“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”沈若靜靜地祈願,

她的眼眸中充溢著哀愁與無奈。

她謹慎地將村民的遺體置於土坑,隨後施展全身力氣,將泥土一捧一捧地撒在上面。

當一切都安置妥當時,沈若已是筋疲力儘。她顫巍巍地站起身來,用力拍打著身上的塵土,將疲憊累積的沉甸甸之感儘數擊散。

然南蕪鎮陷入瘟疫之境,陰沉的氛圍籠罩著整個村莊。沈若身穿一襲樸素的粗布衣裳,戴著薄面紗,同鎮上的大夫們共同診治病患、安葬逝者。

南蕪鎮因地理位置的劣勢,未能得到更好的醫治,導致村中存活下來的百姓寥寥無幾。沈若雖然竭儘全力,然記不得有多少具今日被埋葬,她深知欲改變此刻境遇,奈何無力迴旋。

午時,大雪漸停,沈若終於得以暫時離開憔悴的景象,坐下來休息。突然間,一道略帶焦急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。

“許大夫、沈姐姐,請快來!外面有一位仙人前來!”

仙人?

這一訊息宛如驚鴻掠過湖面,投下漣漪,頓時令沈若心頭生出一種異樣,莫不是她的願望靈驗了。

她起身,快步行向聲音傳來的方向。

在這一片潔白中,一道飄逸的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。一頭雪白的長髮如瀑布般披散,肌膚白皙如玉,雙眼深邃如海,身著一件白色外袍,衣袂飄飄,彷彿與天地融為一體,宛如淩空的神仙。

“果真是仙人下凡!”有人不禁低聲驚呼。

“來人可是沈若沈姑娘?”仙人開口亦是冷的,沈若心口好似被撒了一把堅冰。

“正是,仙人找我所為何事?”沈若步子輕移,低聲應道。

“你隨我來。”

沈若微微側目,瞥了許大夫一眼,複又抬頭,望向那位仙人。心中雖然忐忑不安,但她還是決定跟隨仙人前行。

隨著仙人的腳步,沈若來到了一片梅林之前。

仙人徐徐而言:“南蕪鎮上天降異兆,我觀星象知你非塵世中人,有非凡之才。你意下如何,願否拜我為師,我將授你更高深的醫術。”

沈若聞此,心生驚疑,他怎會知道她並非凡世之人?

她沉吟片刻,終至俯身叩首,三拜九叩,“弟子沈若,恭敬不如從命,願隨師父共濟天下蒼生。”

“如此甚好,”仙人面露悅色,“你可回去告知他們,我在此處等你歸來。”

沈若輕輕頷首,轉身向醫館行去,向眾人細細解釋,又依依惜别。

“沈姐姐,我心如刀絞,真怕你就此離去……”

“傻妮子,别擔心,待我習得醫術定會速速回到南蕪鎮。”

沈若輕拭眼角,醫館的人待她極好,絲毫不問她的來曆。隻見她師父正負手而立,她鼓起勇氣,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師父,我們此行究竟是往何方?”

“雲嶺。”

師父的聲音低沉而有定力,直透沈若的心扉,好似吃下一顆定心丸。

於是,沈若隻覺身子一輕,如浮雲端,緩緩回神,卻發現自己竟然站在一把通體銀白的長劍之上,正悠然飄蕩於天際。

……禦劍飛行?!

沈若心頭一驚,不由自主地抓緊了身旁師父的衣角,雙眸緊閉,不敢有絲毫鬆懈,她自幼畏高,此刻更是心如鼓戰,生怕一失足便墜入萬丈深淵。

沈若雖未敢睜眼,但仍能感受到周圍那凜冽的寒風和高聳入雲的山峰,她的雙腿也在這股恐懼中不自覺地發軟起來,彷彿隨時都會向後倒去。

幸得她的師父一直緊緊地扶著她,才讓她不至於真的倒下。片刻之後,沈若聞到了一陣陣沁人心脾的藥香,知道自己應該已經到達了目的地——雲嶺。

果然,在她的師父輕聲細語的呼喚中,“阿若,睜眼,到雲嶺了。”

她才敢緩緩地睜開雙眼,環顧四周。

忽有一人疾步走來,劍眉星目,鼻梁高挺,唇紅齒白,身著一襲深墨色的長衫,衣袂飄飄,氣質斐然。他嘴角微翹,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,說道:“你就是小師妹吧,我是你師兄,名為洛鶴白。”

沈若聞言,臉上露出了幾分侷促,但隨即又恢複了平靜,她輕聲回道:“師兄好。”

此時,她的師父也緩步走來,目光如炬地看著洛鶴白和沈若二人,沉聲說道:“鶴白,你帶阿若去她的住處吧,明日再教她一些基本功。”

“是,師父。”

洛鶴白恭敬地回答道,然後轉身對沈若說道:“師妹,你跟我來吧。”

沈若微微頷首,便跟隨在洛鶴白的身後,穿過了一條曲折蜿蜒的小徑,來到了一間佈置得清幽雅緻的小屋前。

“師妹,你以後就住在這裡吧。”

洛鶴白指著小屋說道:“這間小屋雖然不大,但是環境清幽,適合修煉。如果你有什麼需要,儘管開口,我會儘力為你提供幫助的。”

沈若聽了師兄的話,心中湧起一股暖意。她轉過身來道謝柔聲說道:“多謝師兄關心,我會努力修煉的,不辜負師父和師兄的期望。”

沈若問道:“師兄,我還想請教一二,我們師父他……”

“我們師父名喚方池。”

洛鶴白接著她的話,“他是整個大胤醫術最為精湛之人,精通百草,妙手回春,懸壺濟世,醫德高尚。我亦是因師父的收留與悉心教導,才得以在醫術上有所精進。”

大胤王朝,風雲變幻之際,新君即位,一改舊態,廣佈恩澤於天下。他曾在夢中得見仙人模樣,仙人言:“大胤王朝,當有一場大難降臨,需在立冬之日之前,嚴密防範震山關,以防瘟疫肆虐。”

新君深明大義,深信不疑,遂頒下聖旨,令兵馬齊集震山關,嚴防死守,不容有失。

大胤的百姓們得知了新君的旨意,紛紛響應號召,家家戶戶采取了各種預防措施,如煮沸水源、焚燒香料等。

立冬之日如期而至,正如仙人所言,瘟疫並未如期而至。新君得知訊息後,大喜過望,然而,好景不長,數日後,瘟疫卻在大胤境內的某個偏遠村落中爆發了,由於地處偏遠,瘟疫並沒有迅速蔓延開來。

新君立即派出了最好的太醫和藥師前往救治百姓,竟見到了新君所言的仙人,也就是方池,至此方池名聲大噪。方池淡泊名利,隻願傳授醫術,而半途而廢者、諂媚者比比皆是。洛鶴白則是唯一堅持下來的人。

“師兄,我們何時開始?”沈若忍不住問道。

“哈哈,小師妹,你這急脾氣。”洛鶴白笑著搖了搖頭,“醫術雖重要,但心境更為關鍵。舟車勞頓,你休整一番,我帶你去附近最有名的茶館。”

“好的,師兄,我這就去。”

沈若輕聲應道,隨後便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。

寒風凜冽,吹得她的衣袂獵獵作響。她迅速地換下了身上的衣物,在屋子裡找到一件厚厚的大氅穿上,大氅上繡著精美的花紋,顯得既大方又不失雅緻。

此時,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。茶館的燈光透過窗戶灑在外面,形成了一片朦朧的光影。

“師妹,我們到了。”洛鶴白輕聲說道。

茶館內雖小五臟俱全,佈置得十分雅緻。幾張竹桌旁擺放著幾把竹椅,上面放著一些軟墊,供客人品茶時使用。

“哎,洛公子來了。”

老闆看到兩人進來,熱情地招呼著,“快請坐,還是老樣子?”

“對。”

洛鶴白說著,便帶著沈若尋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老闆點頭哈腰地答應著,很快便端上了一壺茶水和兩盤精緻的梅花糕。

洛鶴白將兩盤梅花糕推到沈若面前,“我和師父閒來無事,便會來這兒消遣一番。”

沈若拿起一塊,輕咬一口,入口果真軟糯清香,梅花的清香縈繞鼻尖。

“小師妹,師父對你的評價甚高,說你頗有天賦,是以,我想問問,你之前可是已涉醫道?”

洛鶴白微笑著問道。

“這……”

沈若猶豫了一下,“我確實曾涉獵醫道,但隻是略知一二,而且……而且大多是與屍體打交道。”

“哦?你是收屍人?”

洛鶴白微微一愣,隨即露出了一絲恍然。

“……是。”

“無礙。”

洛鶴白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那麼,明日我就開始教你一些基本的醫術和防身技巧吧。”

“是,師兄。”

夜幕低垂,星辰點點,沈若隨師兄洛鶴白重返雲嶺。然而,今夜的月色似乎格外清冷,讓她的心頭湧起一股莫名的陰寒。

沈若輕輕合上門,回到床榻之上沉沉睡去。

沈若做了個夢,夢中她與師父下山安葬逝者,她卻忽的頭暈目眩。

隨後眼前出現了一片朦朧的景象,彷彿是一片濃霧籠罩的森林。她試圖向前走,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棉花上一樣,無法用力。

她聽到了一陣低沉而詭異的笑聲,聲音時遠時近,宛如來自另一個世界。沈若心中一驚,想要回頭檢視,但她的身體卻像是被無形的力量操控著一樣,緩緩地轉過了頭。

她看到了一雙閃爍著幽綠光芒的眼睛,正盯著她看。

“為什麼……為什麼要害我,四郎……你害得我好苦……”

那人聲音淒厲卻隻停留在遠處,未曾移動半分,卻字字泣血,訴說著冤屈。

正當沈若沉溺夢中之際,屋子外傳來了洛鶴白關切的聲音,沈若驚醒,後背滲出細汗。

……她竟然進入了死者的一個夢裡。

“小師妹,起來練功了。”

“小師妹——”

沈若聞聲,輕撫額頭,苦笑顏生。洗漱罷,步出門外,“師兄。”

“今日便從基本功練起。不可急躁冒進,你需勤加練習,方能有所精進。”

“我明白,師兄。”

沈若頷首,“隻是……”

她猶豫了一下,“師兄你可知‘通靈之術’?”

洛鶴白聽後,眉頭微皺,“‘通靈之術’?我從未聽聞過此術,不妨請教師父。”

轉眼間,已是六月後。

沈若比來時高了不少,身形窈窕,出落得亭亭玉立。她的眉毛宛如彎彎新月,眼眸清澈如水,彷彿能看穿人心。即便是身著一襲素雅的長裙,也難掩她那天生麗質,反而更加襯得她清麗脫俗。

雲嶺一切自是極好的,然沈若每隔幾天便會重新做那噩夢。而那夢境之中,她竟有通靈之力,能窺探生者夢、撫逝者魂。

無論是幸福美滿還是殺戮血腥的夢,沈若仍會被嚇醒。

方池察覺出沈若近日心神不寧,將沈若帶到靈力充沛之地。

沈若思索再三開口道∶“師父……你說人能窺探、體驗夢境嗎,我夢到我擁有入夢的能力……進到師兄的夢裡,夢到他昨日下山買糖葫蘆了。”

“阿若,可否再詳細說說。”方池對沈若這話來了興致。

沈若仔細地描述著夢中體驗,她越說,方池眉頭緊皺。

“你這很像古籍裡所說的‘安魂術’。”

“……安魂術?這是什麼?”沈若不解道。

“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,可以進入生者夢境,窺探或體驗。亦可入死者夢,安撫靈魂。”

方池從未見過如此特殊的天賦,然他不能保證這就是傳說中的安魂術。

方池提議道∶“我將你師兄打暈,你試試。”

沈若∶“好……”

兩人尋至茶館,正見洛鶴白聆聽一位說書人講述武林傳奇,神采飛揚。他忽然聞到一陣淡淡的藥香。他心中一動,知道師父來了。他急忙起身,想要向師父請教。

然而,洛鶴白還未說話,師父便一掌將他劈暈在地。

“阿若,凝神聚力。”

師父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,帶著幾分嚴厲。

“是,師父。”

雖然心中疑惑,但沈若還是按照師父的指示,她感到自己的身體漸漸被一股溫暖的力量所包裹。她試圖睜開眼睛,卻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起來。

緊接著,她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牽引,宛如要被帶入另一個空間。

“記住,隻需要相信你自己。”

在她即將失去意識之前,師父的話語在她腦海中迴盪著。

-cbr



好書推薦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