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女裝成了小王爺的白月光』
第 1 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皇城的二月天,寒涼未儘。

連周山上卻火光沖天,哭饒喊叫的聲音充斥整個山頂。

“這群賊子,還想放火燒山,真該死!”

一個被燎得灰撲撲的人影出現在門口,惡狠狠地瞪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土匪頭子。

“主子。”他對著某個方向恭敬行禮,道:“連周寨賊子儘數抓獲,火勢也已阻斷,是否要將他們押回去?”

大廳中,站著個青蔥挺拔的年輕人,支著腿踩在斜立的銀槍上,眉眼桀驁,總是一副不太高興的表情。

他腳尖一勾,銀槍飛回他手裡,槍尖利落的指向土匪頭子頸間要害,極穩。

他語帶厭惡:“帶回去做什麼,浪費口糧。”

當今聖上勤政愛民,不說人人過得富足,卻也安居樂業,哪怕鬨了饑荒也沒到落草為寇的地步。

這些青壯跑來做賊,不過是貪圖享樂,心術不正,不知做了多少惡事,留著也是禍害。

那土匪頭子肥頭大耳、滿臉橫肉,本是凶悍的長相,聞言卻嚇得趴到地上,額頭在地面磕得震天響:“大人饒命大人饒命,讓小人做什麼都行,饒命啊!”

他怕得要死,額前磕出血,對方卻無動於衷。

匪頭見他是認真的,嚇得肝膽欲裂,恐懼中想到什麼,急忙道:“小人、小人願將所得都獻給大人,金銀珠寶、綾羅綢緞,還有後院的美人……”

他激動地伸手,手沒碰到人,直接被銀槍釘到地面,頓時慘叫出聲,愈發惶恐:“大人饒命啊,那美人仙、仙姿佚貌,瓊膚玉骨,您一定會喜歡…誒呦!”

匪頭被楊一衝過來一腳踹翻:“不知死活。”

誰不知他們小王爺最討厭這些媚主的手段,還美人?他們主子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!

果然,楊一抬頭就見他們主子表情不痛快,明顯是要動怒的前兆。

偏偏這匪頭看不懂臉色,為了活命還在極力作死:“小人不敢矇騙大人,那美人真真貌美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匪頭話沒說完,盛延辭已經沒了耐心,甩掉銀槍上的血跡,眉頭下壓,掩不住的氣勢淩人:“丟去後山喂狗!”

後山沒有狗,隻有寒冬過後餓極的豺狼虎豹。

匪頭被拖著走,淒慘嚎叫還不死心:“美人……後院美人……”

楊一心道現在什麼瓜皮都能當土匪頭子了,他們可真是不挑,嘴上說:“主子,被劫持的百姓都已解救,明日便會送回來處。”

旁邊跟來的趙希和聞言有點惦念,瞄了眼盛延辭表情,小聲問:“裡面有那位美人?”

“沒有吧……”楊一當時有看過,年輕姑娘有些個,被吹捧成美人卻不夠,不然也不會沒有印象。

趙希和:“那就還藏在後院?”

楊一想說什麼,盛延辭已經回手給了趙希和後腦勺一巴掌:“美人美人,你除了美人還知道什麼!”

他手上力道足,趙希和被颳了個踉蹌,縮起脖子不敢吱聲。他被母親扔給表兄混點功績,可他對剿匪沒興趣,於匪頭說的美人卻心癢不已,憋了一會兒想偷溜出去瞧一眼。

楊一欲言又止。

盛延辭冷眼瞟來,已然動怒。

“滾回你的公主府,少來現眼。”

說著大步流星往寨內去,眉間煞氣沖天:“管什麼美人,都給我察清楚來曆!”

*

涼氣順著骨頭縫往身體裡鑽,宿幼枝凍得打了個哆嗦,睜開眼看到的還是一片黑暗。

他覺得不太對勁。

自被捉來怎麼也有兩個時辰了,將他關到單獨的屋子,卻始終不見人來,可不是那群土匪的做派。

他走到門邊往外打量,看到院中空曠,要救的人沒有著落,連跟他一起來的同伴也不知鎖到哪裡去了。

他思量過後,想著要不乾脆出去摸摸土匪頭子的行蹤,自己找過去還更快一點。

宿幼枝伸腳踹開門,正要遛,突然聽到有匆匆腳步聲向這邊來,忙又將門闔好,若無其事地背對著坐回桌前。

他摸了摸袖中利刃,來都來了,人要救,這群作惡多端的土匪也沒必要再留著。

來人步履矯健,急不可耐地模樣,宿幼枝暗中磨牙,隨後調整好表情。

“人在這……”

隱約的聲音傳來,來者靠近,能感覺到屋內的一點人氣兒。

盛延辭煩躁地踹開門,沒個好脾氣:“帶回去審……”

冰台青嫩的身影受驚回眸,相視不過一息,又側身垂睫。

宿幼枝心中訝異,沒想到連周山的土匪頭子長得如此俊俏。

如此俊俏還來做土匪,路走窄了吧!

不僅樣貌好,似乎還是個練家子,他身後跟著的手下氣息綿沉,同樣是位高手,現在若是動手,宿幼枝沒把握全部解決,若再引來其他匪賊就麻煩了。

他不動聲色地鬆開袖角,準備靜觀其變,卻見那匪頭半晌不動,不由警惕。

楊一在後面隻瞧見了宿幼枝半張側臉,冰膚玉骨,心道確實堪稱美人,隻可惜他們小王爺不懂得何為憐香惜玉:“主子?”

盛延辭呼吸凝滯,被喚回神,聽到了胸內劇烈鼓動的聲音,靈台有點輕飄飄的眩暈。

他走到那美人面前,聲音出口才發現又低又啞,彷彿怕嚇著誰:“……打哪來的?”

他湊得近,宿幼枝忍耐著沒一拳打過去,微屈膝壓了壓身高,防止對方看出什麼,側過臉輕聲細語地回:“阿、阿又沒有家。”

這都是來時編好的說辭,為了讓這些狗賊放鬆警惕,最好裝成沒有後台的樣子。

“無家可歸?”

盛延辭話語飄在虛處,若不是宿幼枝離得近都聽不清。

他抬起袖子裝模作樣地拭著眼角,沒回話,算是默認。

楊一警惕心起。

這些年試圖接近他們主子的美人多,“無家可歸”的占一半,這要是能被騙到,他們主子早與荒草為伴了。

心中嗤笑,楊一想著又是哪方不知死活來試探,正要開口問要不要壓回去審問,卻見他家主子突然伸手將人攔腰抱起。

“???”楊一懵住。

“那讓我給你庇佑,嗯?”

盛延辭低語。

宿幼枝身子緊繃,心中暗罵,暴露本性了吧你這賊!

但想到要打入賊窩,他忍了,學著自家妹妹的模樣,楚楚可憐地垂下眼瞼,無聲勝有聲。

盛延辭握拳的手收緊,闊步跨出門檻,低聲吩咐:“返程。”

楊一更懵了,怎麼主子是要把人帶回去的架勢?!

不懂,但他還是恭敬應聲:“是。”

*

連周寨逍遙數月,劫掠來的良家子不少,如今匪賊剿滅,還要考慮他們的安置問題。

謝翊混在人群裡掩住臉,遮擋住拙劣的易容,瞧著進進出出的官兵有些驚疑,豎起耳朵聽了半晌才明白他們的來路,越發心驚。

救人的事是不用擔心了,搜尋數圈沒有找到眼熟的身影,謝翊心感不妙。

他們跑來連周山是意外得人所托,偷偷來去就算了,若是扮成這樣被傳將出去,那也不要做人了。

謝翊心急如焚,想去打聽又怕被聽出什麼,急得額頭見汗,苦悶不已:“怎麼偏偏來的是那位小祖宗。”

這他惹不起呀!

“别急,好說他也不會對咱們做什麼,等都救出來還能見面……”

謝翊如此想,可直到下了山也沒見到人,他忍耐不住,想儘辦法脫身,與候在山下同樣焦急的小廝知硯會和。

“公子!”

知硯大鬆了口氣,將備好的衣衫遞過去:“怎麼不見表少爺?”

謝翊一邊換衣一邊叨咕:“不知道這小子藏哪去了,那個……隊伍走了嗎?”

知硯點頭,也低聲回:“半個時辰前就走了的,聽說……”

他神神秘秘:“聽說離開的時候還帶走一位美人。”

“美人?”謝翊握著摺扇的手一頓,皺眉:“土匪窩裡哪來的美……”

他想到什麼,瞪大眼,與知硯對視半晌後,表情逐漸驚恐。

但很快他冷靜下來,紙扇搖得飛起,乾笑道:“不可能……嗬嗬,怎麼可能……”

可待連周山上重歸寧靜也不見那人出現,謝翊表情終於裂開:“他瘋了嗎,招惹誰不好去惹盛延辭!”

-cbr



好書推薦
女裝成了小王爺的白月光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