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囤貨但沒用上[求生]』
第 1 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星府G市,白貓街七十八號七零二。

客廳中的年輕女人驟然睜眼,矯健翻下沙發,她的身體撞倒茶幾,發出尖銳的摩擦聲,在安靜的屋內十分刺耳。

黎默言發覺不對,潔白牆壁以及上面的黑色電視映入眼簾,她瞳孔一縮,右側的陽台門戶大開,灌入的風吹起窗簾,拂過來她的面頰,遠方是略顯灰濛的天空和樓房。

這個地方她非常非常熟悉,是寒災降臨前生活了二十四年的家!

但怎麼可能……

震撼中,黎默言也沒忘記退到牆根,以防野獸從身後襲擊,她左手摸索心口,邊小幅度環顧四周,提防自己低頭分神時,被抓住機會偷襲。

摸索的手沒找到傷口,可就在十分鐘前,她與棕熊狹路相逢,地點非常不好,雪原廣袤,卻沒任何可利用的掩體,對面那頭雄性棕熊餓紅眼,在對視的一瞬間,就如坦克般衝刺而來。

它雖然體型笨重,但奔跑速度遠超人類,尤其是面前這隻成年雄性個體,毛色鮮豔,體長將近三米,爪子足有十五厘米,體重高達恐怖的一千兩百斤,她無路可退。

黎默言面對衝鋒而來的‘越野車’,握緊手裡的長矛,側身假裝逃跑,在棕熊拍擊時靈巧從它腹下穿過,試圖用長矛劃開對方的肚皮,可惜棕熊的毛髮長而密,她的力量被卸去許多,隻是劃傷棕熊,並沒有造成足夠大的傷口。

面對壓倒性的力量,即使她儘力周旋,依舊被棕熊抓中胸口,那一下足夠將她開膛破肚,所以現在……

自己是重生了?

黎默言呼吸急促,腦中再次浮現那隻巨大棕熊,她定定神,抓起沙發上的手機按開,發現今天是六月二十七號,她表情一動,這個時間……三天後就是長達七年的癸卯大寒災。

首先是一場長達整月的大暴雨,洪水吞沒陸地,數以億計的人死去,在星府全力救災時,氣溫驟降至零下四十度,雨水變為大雪,全球將被厚厚的冰雪覆蓋,動植物大批死亡。

自此秩序崩潰,搶劫、殺.戮、囚.禁、分.屍,這些她曾經以為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事,真真切切發生在身邊,強行闖入每個人的生活,加上食物緊缺,恐怖低溫……

人類從金字塔尖跌入地獄。

一秒間,她腦海中閃過無數悲劇,從蕭條死寂的街道,到被捂住嘴拖進房子深處的小孩,滔天洪水沖垮建築席捲一切,在大自然的偉力面前,人就如螞蟻,無力到可笑,最後思緒定格在荒蕪的永不融化的萬裡堅冰上。

她閉上眼平複心情,睜開後表情堅定平靜。

黎默言快速搜尋熱點,寒災即將到來,世界各地已開始出現反常跡象,而她尋找的就是這些新聞,黎默言要確定寒災是否還會發生,才能判斷未來該如何應對。

【6月15日20時22分,Z市爆發千年難得一遇特大暴雨,Z市青獅區短短一小時,降雨量已達1000毫米,造成1死12傷,地鐵裡驚心動魄的一幕降臨……】

【6月16日A國中部罕見出現巨型龍捲風外加強降雨,致11死86傷……】

【6月16日荒漠Y國發生為期兩天的特大降雨,被當地居然稱作特拉洛克神明降下的奇蹟……】

夜幕降臨,屋內沒有開燈,光線很昏暗,隻有手機螢幕發出的亮光,紅紅綠綠的顏色不斷變化,一直看到最近二十六號的新聞,黎默言長長吐氣。

大大小小的新聞足有數十起,其中一些她有印象,上輩子同樣發生過,比如A國那場死了十一個人的龍捲風,以及Z市的那場大暴雨,畢竟都有人員傷亡。

這麼多反常情況,基本能確定寒災還會發生。

現在是十九點二十三分,她記得二十七號也就是今天,自己所在的G市零點會下大暴雨,現在時間還早,她可以先囤積一些食物和藥品。

關門時黎默言回憶許久,還是沒想起大門的密碼,七年的求生時光過於漫長,足以磨去很多東西,哪怕是家門的密碼。

她根據網上教程,設置好新密碼,掃過密閉的電梯,朝樓梯走去,雖然她家在七樓,但電梯空間狹窄封死,一旦出現意外,處境將非常被動,主動權必須掌握自己手中。

出了樓道,黎默言環顧四周,記下附近地形,尤其是幾個適合躲藏的掩體。

她努力回想附近的店鋪,忽嗅到誘惑爽辣的香味,它來自一輛燒烤攤,攤主正把比手掌還大的魷魚按在鐵板上,伴隨著刺啦響動,雪白的魷魚腿漸漸發紅,切花的邊緣隨著香油輕輕炸動,攤主又抓來一瓶深紅的醬汁,淋在肥美的魷魚肉上……

黎默言腳步一轉,朝著燒烤小攤走去。

這家的味道應該非常不錯,前面排著不少人,她隻能走到最後等待,烤魷魚的香愈發濃鬱,她整個人都浸泡在其裡,忍不住抬起頭,細細嗅聞追尋著香氣。

醬汁從魷魚身上流到鐵板,隨著高溫嗞嗞跳動,瞬間掛滿整片魷魚,攤主又抓出一把白芝麻撒在上面,她不由做出吞嚥動作。

前面的人買到大魷魚,邊吃邊從她身邊路過,掛起一陣微甜的香風,而魷魚肉一塊一塊接連消失在對方口中,大概是因為燙,對方邊吃邊吸氣,嘴唇上沾染著一層醬汁,手上的魷魚由於掛醬太多,沿著底部低落下來,砸在地上形成一個小小的痕跡。

啪。

黎默言眼睫一顫,按住絞痛的胃部,感覺自己快餓瘋了。

對於一個忍饑捱餓七年的人而言,這樣的畫面就是最殘酷的刑罰,要不是她還有理智,恐怕已通過暴力,來滿足自己翻滾的餓欲,好在前面的人不斷減少,馬上就輪到她。

等最後一個人離開,黎默言已經忍出一層薄汗,她正要開口,一個瘦巴巴的老頭硬擠到她前面,張嘴就說,“來兩串魷魚,三串魷魚腳。”

攤主聞言沒聽,“老哥,現在素質高咯,咱不好欺負小姑娘。”

老頭哼了聲,看也沒看黎默言,抓著鈔票抖了抖,“要你多嘴,我出錢你隻管賣就是,咋啦,這生意不做啦?”

旁邊的人跟著勸了兩句,老頭不僅沒聽,反而破口大罵,態度十分囂張。

前不久才下過雨,路面積水,黎默言瞄到開來的汽車,突然罵了一句。

誰都想不到一個白淨的年輕姑娘,能罵出這樣粗俗的臟話,老頭都愣了一下,才氣勢洶洶衝過來打人,她就往路邊退,等來到積水前時敏捷閃開,車輛駛過激起的臟水,全部濺在老頭身上,沒有一點浪費。

老頭大叫一聲,朝車追了兩步,發現追不上,低頭看自己濕透的褲子,氣得按住胸口直喘,扭頭就要罵黎默言,對著她冷漠的眼睛,老頭腦子發空,回過神他已經回到家裡。

老頭人還在哆嗦,直覺告訴他那女的會殺人,正常人不會有這樣的眼神,對視時沒有一點溫度,她會殺人啊!

攤子這邊,黎默言順利買到烤魷魚,迫不及待塞入口中。

她的吃相格外凶狠,幾乎能用撕扯來形容,路上行人紛紛側目,拿起手機拍照錄像,她卻絲毫沒有收斂,用手抓著兩條魷魚,大段大段塞入口中,一雙眼睛始終警惕四周。

滾燙的食物滑入食道,香辣Q彈嚼勁十足,就算舌頭被燙到,她依舊很享受,畢竟冰天雪地中連‘熱’都是奢侈的。

黎默言越吃越凶,買來的三串大魷魚,全部被撕碎嚥進肚子裡,她還想吃,可身體已經很飽腹,她剋製住洶湧的進食衝動,轉身朝大藥房走去,準備購買各種基礎藥物以及凍傷藥膏。

飽脹的胃不斷消化食物,將能量傳遞到全身,她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充滿力量過,讓人非常心安。

黎默言握緊拳頭,猶如迷霧散去,突然清晰意識到自己重生了!

重生就是再來一次,知道接下來的所有事情,包括寒災出現,食物何時緊缺,到星府組織撤離,氣溫驟降暴雪降臨,她統統知道。

黎默言的心臟呯呯直跳,她父母早亡,獨居,食物吃多少買多少,連米都隻拿五斤的,平時當然沒有問題,寒災發生後,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她。

因為沒有存糧,她不得不在暴雨狂風天出門,千辛萬苦來到超市,渾身濕透不說,還得和大爺大媽搶食物,那時候自己剛畢業,一股學生氣,加上人纖瘦,誰都敢從她手裡搶東西,甚至直接扯她的購物車。

最後是她撓著頭髮發瘋,邊哭邊罵才搶到一點食物,當時以為這就生命中最困難的事,後來才知道那算什麼,大爺大媽的目標好歹是商品,而不是她這塊肉。

此刻她想起這些事,早已沒有波動,可她重生了,不僅是這件小事,還有寒災中遭遇的各種困難,包括最後那頭棕熊,她都能提前規避掉!

黎默言雙眼越來越亮,應對這一次的寒災,她肯定能輕鬆許多。

cbr



好書推薦
囤貨但沒用上[求生]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