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邪王獨寵:絕色醫妃太逆天』
第1章 休書就不用寫了!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現在的場面,卓六爺不敢說話,其實也沒有什麼他能說話的餘地。長老們在謀劃著,要如何留住卓施然這個人才,而他作為一直以來都和卓施然不怎麼對付的人。這個時候不管說什麼,都是私人恩怨。長老們是不會放過他的,就算他現在什麼都不說,光他未經允許就當衆宣佈了卓施然已經被逐出宗族一事,他就已經不會被放過了。恐怕隻等長老們商量出對策來之後,下一步,就是對他的處置。“首先還是得先徹查小九之前被害了一事“這簡單,把那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“小九,這是莊瑤瑤,她腹中已經有了我的骨肉。你我今日大婚,我也不想欺瞞於你,我打算讓她做個貴妾,今日和你一起進門

秦端陽面上毫無愧色。

“你……你剛說什麼?你再說一遍……”

卓施然的臉色,在一身鳳冠霞帔大紅嫁衣的襯托下,更顯得慘白。

她死死地盯著眼前的男女,氣血翻騰。

秦端陽:“小九你放心,你永遠是最尊貴的正室嫡妻,誰也不能越過你頭上去,往後瑤瑤會恭敬你,她的孩子也要叫你一聲嫡母

卓施然冷笑,“我稀罕麼?!哪來的野種也配叫我為母親?”

秦端陽面色一沉。

莊瑤瑤泫然欲泣,“卓姐姐,我知道我身份低微,但我腹中孩子是無辜的,還請你看在孩子是秦哥哥骨血的份上……”

卓施然看都不看她一眼,目不轉睛盯著秦端陽。

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你想讓她和我一起進門?”

秦端陽胸有成竹,“小九,你和封家悔婚,和卓家反目,就是為了嫁給我,要是今天咱們大婚出了什麼岔子……你也不想顏面掃地吧?”

卓施然被氣得胸口氣血翻騰,眼前一陣陣發黑,經脈紊亂。

“噗——!”

一口鮮血噴出,直接倒在了床上。

“呀!”莊瑤瑤柔柔弱弱一聲驚叫,好似被嚇著了似的,嘴角卻是不著痕跡勾起了幾分得意的笑容:“秦哥哥,還是趕緊叫醫官來給卓姐姐看看吧

“不用。她死不了,她可是被稱為卓家百年來,靈力資質和修煉天賦都最高的天才,不然你以為她之前怎麼能和封家世子訂婚呢

秦端陽嫌惡地掃了地上的人一眼,“要死也得等進了我的門再死,不然她那麼多嫁妝我拿不到,豈不是虧大了?”

誰都沒再多看床上無聲無息的卓施然一眼,但床上的人原本還緊閉的雙眸,卻倏然睜開!

眸光清冷,再不見先前的悲傷淒苦。

卓施然冷冷看著眼前的渣男渣女。

她本是現代的頂級特工,身懷古武道和玄醫道兩種傳承,更手握祖傳的神器玄炎戒。因為玄炎戒被人覬覦,被同僚陷害,炸的屍骨無存。

再睜眼便是此刻,一股記憶湧入腦中。

這身體的原主人是和她同名同姓的卓家九小姐。

卓九小姐從小武道天賦出眾,備受卓家重視,早早與封家訂下婚約。

誰知卻為了嫁給秦端陽這個窮書生,不惜與封家悔婚,跟家族決裂。

但卻沒有得到厚待,大婚之日,秦端陽帶著大了肚子的小妾來,要妻妾同娶,卓九小姐被氣得險些走火入魔。

後來就是被秦端陽一直利用利用再利用,最後落得家破人亡,鬱鬱而終。簡直就是大寫的工具人。

而卓施然,一睜眼就穿越到了這位卓九小姐和渣男的大婚當日,一切悲劇都尚未開始的時候。

想到這裡,卓施然抬手摘掉頭上沉重的鳳冠,直接拔出了手邊長刀。

“你……你!你拔刀做什麼?不是說好了不舞刀弄劍麼?有辱斯文!”

秦端陽嚇一跳,莊瑤瑤更是連臉都白了。

秦端陽以前一直認為女子喊打喊殺,有辱斯文,原主也願意遷就他。

以至於秦端陽忘記卓施然從來不是柔弱的小白花!

此刻,這朵霸王花盛放出了穠豔的顏色。

“你還想不想成婚了?還不把刀放下!”秦端陽色厲內荏地威脅道。

卓施然手腕一翻,細長的刀身甩出個漂亮的刀花,“你也配和我談斯文?正好還沒拜堂,休書就不用寫了!”

秦端陽一愣,然後面色漲紅,惱羞成怒。

“卓施然!我好歹是你的夫君,不過是要納一個妾,你這是什麼態度……”

“你愛找誰當妾都行卓施然冷冷打斷,“趕緊給我滾!”

莊瑤瑤跪在卓施然面前,“卓姐姐,我再也不敢肖想秦哥哥了,您别衝動,大人有大量,不要和秦哥哥置氣

卓施然彎下身,似笑非笑地看著她。

莊瑤瑤哽咽道,“求您原諒我吧

卓施然伸出一根手指,莊瑤瑤頓時一個瑟縮。

“第一,我不是你姐姐

卓施然又豎起一根手指,嘴角勾了起來,“第二,我何止原諒你啊,我還要謝謝你呢

“謝我?”莊瑤瑤難以置信。

“要不是你,我如何得見秦端陽這窮酸困苦、自命清高,卻還妄想齊人之福的可鄙嘴臉呢?”

卓施然站起身,“你讓我認清了他的真面目,我可太謝謝你了

她無所謂的態度,讓秦端陽慌了,“你在胡說些什麼?不與我成婚,你還想與誰成婚?你之前都公然與封炎悔婚了,難不成你以為封家還會要你?”

卓施然冷笑:“這就不勞你費心了

封炎——正是卓家給卓施然安排的婚約對象。

是京城五大世家門閥之首的封家,這一輩最看重的子孫。

被譽為封家百年不遇的奇才,且容顏極其俊美,不似凡人。

在五大世家門閥的子弟裡也是出了名的謫仙人物。

這樣的人物原主不要,居然選了腳底黃泥巴一樣的秦端陽?!

卓施然看向這塊黃泥巴,心中滿是鄙夷。

“大不了我去封家門口長跪不起,厚著臉皮去求封炎再愛我一次就是了。還能比嫁給你更丟人?”

說著卓施然一拍桌子,“來人!把這對狗男女給我轟出去!”

沒有人進來。

這明明是她的府宅,卻是連家仆都使喚不動了?

卓施然冷冷打斷:“人都死絕了嗎?扶桑和扶蘇呢?還不進來?!”

卻隻有婢女柳葉走了進來,“小姐,您消消氣,有話好好說,别和姑爺鬨脾氣

卓施然:“扶蘇和扶桑呢?”

柳葉表情為難,“小姐,是您說他們倆背主忘義,目無尊卑,將他們發落到外院去了啊……”

卓施然一愣,想起來了。

原主把從小一起長大,對她忠心耿耿的扶桑和扶蘇,都趕去了外院。

要不是原主聽信秦端陽讒言,扶桑和扶蘇的身份何至於這般低微?

眼前的柳葉,才是背主忘義的那個。

卓施然吩咐道,“去叫他們過來

柳葉隻當她還是原主,“小姐,他們背主忘義,您别太心軟了

下一秒,她就被一雙冰涼的美眸盯得一哆嗦。

柳葉被她的目光煞住了,喏喏道,“奴婢這就去

沒一會兒,扶蘇和扶桑就來了,眼神有些忐忑地看著卓施然,“小姐

“把這對狗男女給我轟出去!”

扶蘇和扶桑表情一喜,齊齊向卓施然拱手。

“遵命!”

柳葉急忙勸她,“小姐!外頭賓客都到齊了,就等您和姑爺拜堂了!您現在這麼鬨,豈不是要讓所有人看笑話?”

“你這是想做我的主?”卓施然輕飄飄地反問,淩厲的氣勢嚇得柳葉面無人色。

這一切變化都讓秦端陽慌了,他隻能妥協。

“小九,你别生氣,是我不好,我不讓她進門就是了,孩子生下來直接抱過來給你養

莊瑤瑤的臉色一下就白了。

卓施然噁心壞了,“誰稀罕你的野種!”

見卓施然不為所動,秦端陽惱羞成怒道,“卓施然!那你就等著成為全京城的笑柄吧!”

卓施然聞言抬手示意扶桑和扶蘇停下。

兩人急道:“小姐不要聽他的花言巧語!”

秦端陽:“閉嘴!兩個刁奴好大的狗膽!”

“我看你才是好大的狗膽卓施然冷眼看他,“我倒要看看,究竟誰才是全京城的笑柄!”

卓施然改了原本隻打算轟人出去的主意。

“把他倆綁起來!拖到前院大堂去!”

-cbr

算他現在什麼都不說,光他未經允許就當衆宣佈了卓施然已經被逐出宗族一事,他就已經不會被放過了。恐怕隻等長老們商量出對策來之後,下一步,就是對他的處置。“首先還是得先徹查小九之前被害了一事“這簡單,把那個敢對她下蠱的泥腿子抓來讓他招供就行了,卓闌你手下那個唐源正好會用刑。估計很快就能問出來六長老的話,無疑是簡單直接的辦法。但大長老穩妥,聞言思忖片刻,沉聲道,“那個泥腿子雖然是個廢物,但畢竟已經考取了功


好書推薦
邪王獨寵:絕色醫妃太逆天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