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重生後,奶狗王爺吃定我?』
第1章 哎呀,要漲腦子啦!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荒涼破敗的院子中長著一棵茂盛的梨花樹。

衣著華服且長相貌美的一女子,肆意的坐在唯一的鑲有寶石的椅子上。

纖細的玉手把玩著一隻黃豆大小,長得胖乎乎的、身上印有紅色花紋且帶有一對綠色翅膀的蠱蟲,名為流魂蛉。

“人呢?”夾雜著怒意聲響起。

沒等一旁的丫鬟應答。

一黑衣人突然出現,手裡抓著一個看不清全貌,身上滿是紅色血跡和混有臭水的瘸子,周身細蟲亂飛。

手一鬆,人隻能無力的倒在地上,嘴角溢位一絲血水。

隻見此人,一頭銀絲沉甸甸的禁錮著身軀,裸露的皮膚帶有深淺不一的新舊傷口,大面積的紅斑和皺紋掛在臉上。

唯有那清亮的眸子依舊傳神,右眼下的淚痣泛著混著血色,發出詭異的光,足以窺見傷前也是一秀麗貌美的女子。

瞧見這一幕的穆明瑤心裡有了那麼一絲暢快,無論如何她穆明瑤始終壓穆奈一頭。

“回太……皇後孃娘,人已帶到。”迎著冷冽的目光,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頭不由的低了一分。

穆明瑤倒是沒有過多計較,隨意的來了句,“都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眾人退去,院子裡隻剩穆明瑤和倒在地上的穆奈。一陣微風吹過,血腥味遮掩了梨花香,引來了更多的毒蟲。

穆明瑤施施然的站起來,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副殘破不堪的軀體,眼裡是說不儘的傲慢,言語裡的張揚的要溢位來了。

“多日未見,不知姐姐怎是如此模樣!倒是記不清姐姐的花容月貌。”

穆明瑤伸手鉗住穆奈的臉,盯著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認真說道。

“明日是妹妹的大喜之日,今兒特地來姐姐討聲兒恭喜,不知姐姐何意?放心,妹妹也不白得,今個兒本宮也帶了大禮!”

“隻要你跪著爬過來,道聲恭喜!令本宮開心了就把它賞你。”

甩開穆奈,穆明瑤拿出手帕細細的擦著瑩白細膩的手指,把臟了的手帕重重的扔在穆奈臉上。隨即轉身坐回椅子上,準備好好欣賞一番。

穆奈抬眼看著穆明瑤手裡的流魂蛉,垂下了眼。

明白這不過是穆明瑤的戲弄她的小把戲,穆明瑤一向以傷害她為樂趣。

這些年來經曆過的那個不比這個危險,戰亂之地、沼澤、山崖、叢林、蛇窟、雪山……

到底有多少穆奈也數不清,總之理由千奇百怪,可她不得不遵從。

動了動麻木的身體,穆奈一步一步的慢慢挪過去,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,陳舊的傷口不斷地流出鮮血。

端坐的穆明瑤瞧見這一幕沒什麼興趣,叫來了院門外的仆人和丫鬟。

一眾仆人丫鬟蜂擁而至,開始如往常一般的操作,拳打腳踢,厲聲辱罵。

“災星!”

“小賤皮子!!”

……

“破爛玩樣兒!!!”

穆奈頭部漸漸的染上紅色,爬過去的速度也越來越慢。

就在頭暈眼花時,穆奈爬到了穆明瑤腳下,穆明瑤挑釁的一腳踢翻穆奈。

仆人和丫鬟見狀都停了下來,等待著下一步指令。

“你們都下去,不管聽到什麼都不準進來。”

“是。”

穆奈雙手死死地攥緊,忍著痛意。

“怎麼?不服?”看著再次靠近的穆奈,聞著難聞的氣味,穆明瑤再次踹飛。

倒在地上的穆奈咳出黑血,清亮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幽光,依舊忍耐著爬著。

“行了,就跪著道喜吧!”穆明瑤可不想再那麼近的聞那股味道,感覺精心挑選的熏香都遮不住,真是白白糟踐。

“是,恭喜太子妃娘娘……”一道低啞聲響起。

“錯了,是皇後孃娘!”

“是,恭喜皇後孃娘……”

話音未落穆奈往前一撲,身體死死的壓著穆明瑤,一手向上禁錮著她的雙手,一手用陶瓷碎片抵著脖子。

“穆明瑤,你真的以為你的皇後之位穩了嗎?”穆奈側頭貼著穆明瑤的耳朵輕聲說道。

“你,你知道什麼?不,那日你到底對陛下說了什麼?”眼神裡帶著驚恐,語氣裡滿是質問。

“自然是……”語氣一轉,搶過流魂蛉就是往她嘴裡一塞,緊接著用力的捂住她的嘴。

穆明瑤胡亂的叫喚著,瞳孔放大,惡狠狠的盯著穆奈,彷佛要吃了她一樣。

穆奈當沒看見,輕笑一聲:“看,被強迫的滋味不好受吧!吞下去,不然……”拿著碎片作勢往她臉上一劃,穆明瑤一臉痛苦地閉著眼用力的嚥下。

穆奈知道穆明瑤一向愛惜這張可以引來憐愛的臉,自然是捨不得傷到。

穆明瑤發瘋似的搖晃著腦袋,扭動著身體,眼神示意有話要說。

就在這短短的一秒猶豫間,穆奈一時不察,竟讓她掙脫開。

“呸!”穆明瑤

慢慢地直起身子,唾液混合著蟲子的血液噴到穆奈的眼睛和臉上,散發著惡臭。

“本宮看你真是瘋了!要死就死遠點,别臟了穆府這塊地。”穆明瑤破口大罵,不過想著接下來的事也就不計較了。

微笑著說道:“不過,死之前這禮還是得送,誰讓本宮人美心善。”

“出來吧!”

一位頭戴面紗梳著婦人髻,身穿藍色綢緞繡著蓮花樣式衣裙的女子從暗處的角落出現,手中端著一個托盤,上面放著一隻盛滿的青花瓷酒杯。

“本宮的好姐姐不抬頭看看嗎?這可是我好不容易請來的。”說著還不忘抬手遮掩嘴角的笑意。

在穆明瑤的示意下,蘇青洛摘下面紗。

面紗下是一張風韻留存的臉蛋,但依舊可以窺見發青的眼底和僵硬的表情。

低著頭的穆奈聞言隻是麻木的抬頭,對她說的並沒有興趣。

卻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日夜所思之人。

旁人都說她死了,她不信。

因為她記得母親的那句,等她回來。

可是現在算什麼?

下一秒,想到自己現在的這副容貌,心裡感到焦急和窘迫,手不停的整理著頭髮和衣裙,看著越來越亂的自己的,眼裡忍不住的蓄滿了淚水。

蘇青洛儘管早已做好心理準備,可還是被穆奈的這副模樣嚇到。不過她還是鎮定的摸了摸額前的頭髮,柔聲的喚了句,“奈兒!”

穆奈一句孃親正要到嘴邊的時候,一道刺耳的聲音打破了這溫情的一幕。

“行了,現在還不是你們敘舊的時候。”穆明瑤還是看不慣穆奈開心的模樣。

蘇青洛一聽,趕緊收回了想扶起穆奈的手,拘謹的站在原地。

穆奈失望的垂下了眼,淚水劃過滿是傷痕的臉頰。

“本來,本宮是真心想看姐姐好的,既然姐姐如此作為,不如就散了吧。”

“不,皇後孃娘,您答應過臣婦的,願意放過奈兒。”說完把手裡的酒杯端到了穆奈面前,“奈兒,好好的祝賀皇後孃娘,之後孃親帶你走,聽話啊!”

穆奈不安的看向蘇青洛,滿心的猶豫在看到她的懇請下逐漸消失,一把端起酒杯喝了。

“祝願皇後孃娘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,真是孃親的好女兒,還不知道吧,這杯裡是毒藥。不過左右你也要死了,喝不喝都一樣。本宮隻是不想姐姐再做一輩子的糊塗蟲。”

“是真的嗎?娘……”穆奈話還沒說完,一口鮮血噴出。

看到這一幕的穆明瑤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。

“看看,你一廂情願的待在穆府,希望再見到的人,不想再見到是這般模樣,如今想來就是毒酒也是甘甜味。”

“你還不知道吧,本宮準備了一杯有毒的,一杯無毒的。有毒的可換她的丈夫和一雙兒女,無毒的就是他們死換你活,怎麼樣,可喜歡這份大禮!

穆奈看著眼前笑的花枝亂顫的女子,嘴角一勾,鬼魅一般的閃到身後,掐著細長的脖子,一手拔出髮髻上的金釵。

“謝謝妹妹,不如陪姐姐一路吧!”猶如魔鬼一般的低語,令人頭皮發麻。

穆明瑤被嚇得大叫,“蘇青洛,你死了嗎?還不快救本宮。”

一旁看戲的蘇青洛,舉起手中的流魂蛉和陶瓷瓶,“奈兒,你看解藥在這。殺了她!殺了她!!到時候我們都安全了,到時為娘接你回家。”

“賤人!竟敢背叛本宮。”

看到流魂蛉的那一刻穆明瑤徹底清醒,難怪穆奈還沒死,原來是這個賤人做了手腳。想來身邊人早就換了主子,刹時間面色雪灰。

“尊敬的皇後孃娘,不,太子妃娘娘,别用這惡毒的眼神看我,這一切都是陛下的意思。”說著晃了晃手裡的流魂蛉。

“奈兒,聽話,殺了她!隻要殺了她!!陛下就會放了我的夫君和你的弟弟妹妹。到時候你也就自由了!”

“我可沒有弟弟妹妹。”穆奈認真的看著蘇青洛一字一句的說道,金釵刺破脖子,穆明瑤瞪大著雙眼,漸漸的沒了呼吸,向旁邊倒去。

“奈兒好樣的!”蘇青洛上前探了探鼻子,渾身一輕,癱倒在地。

“既然如此,你也沒有存在的必要!”用力一捏,流魂蛉化為兩半。

穆奈把手裡帶血的金釵一擲,陶瓷瓶應聲而碎。

“果然是空的,如此甚好!”

蘇青洛被這詭異的笑容嚇到,狼狽的跑出了院子。

穆奈失去力氣,狠狠的摔在地上,閉上了眼,又好像回到了母親離開的那日。

努力了這麼久,原來都是徒勞,穆奈無力的想。

看來自己這輩子註定不被愛,註定被拋棄!

希望下輩子能為自己而活!

院外,蘇青洛從懷裡掏出火摺子,丟在了草叢裡,緊接著打碎幾壇酒,火焰頓時躥高。

出府前,還不忘往醉酒的仆人身上點把火。

府瞬間被火焰吞噬。

……

“完了完了,來晚了!老頭怎麼辦!”

一個小糯米糰子踩在一老頭的肩上大叫,要是有人在這,肯定覺得見鬼了,哪裡有人在說話。

“換個人或者等下一世!”老頭虛空的摸了摸她的腦袋,喝了一口酒。

不應該啊?到底哪裡出現了問題?

……

“太子殿下,穆府走水,太子妃娘娘和身邊的下人都沒了!還有……還有奈兒姑娘!”

“凶手是誰?”

“殿下,凶手是程家罪婦!”

看著門口的衣襬消失,太子示意小太監退下。

果然起了心思,該收網了!

穆奈要是你早點出現就好了,不,要是你一直獨一人所知才好!

-cbr



好書推薦
重生後,奶狗王爺吃定我?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