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八零:穿成首長千金,我直接躺贏』
第1章 一覺醒來穿書到八零年代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黃玉柔拳頭緊握,見周媛她們走後沒關門,一腳把門踢上,氣沖沖的坐在板凳上。她沒想到周媛她們會這麼說,她還想說服她們和她一起去勸顧念嬌。她不想讓顧念嬌做生意。把顧念嬌開服裝店這個訊息透露出去的是她,把這事鬨到顧念嬌的輔導員面前的也是她。她這麼做就是為了讓顧念嬌迫於種種壓力放棄服裝店,放棄做生意這條路。這麼做當然不是為了顧念嬌的前途。在她的夢裡,不久後全國都會掀起一場商業熱,做生意乾個體戶的越來越多,國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

注:(看文先看雷點,避雷。)

1.本文為架空年代,有私設。

2.全程無虐小甜文,虐文愛好者慎入。

3.女主和原主是一個人,後面女主會知道。

以下是正文,希望寶子們看的開心,祝我們一切儘意,百事從歡,目光所及,皆是好運。

*

“哥,我沒事,别哭……”

顧念嬌猛的驚醒,煩躁的靠在椅背上,伸手揉了揉太陽穴,怎麼又做這個夢了,她明明記得她剛才還在做表格,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。

這幾年,她總是反覆的做同一個夢,最初,她隻是偶爾會夢到,而最近這種情況卻愈演愈烈。

而且夢裡發生了什麼,她醒來之後什麼也不記得,隻有夢裡的冰冷感和窒息感越來越強烈,她真懷疑再這樣下去她要神經衰弱了。

顧念嬌一看手機,十一點半了,辦公室裡的人都走完了,她把做到一半的表格儲存下來,剩下的準備明天再做。

坐在出租車上,顧念嬌透過玻璃窗看向街邊,可能是h市繁華的緣故,已經淩晨,街邊大大小小的鋪子多數還亮著燈,商業街上依舊人流如潮,外賣員、快遞員、環衛工人和匆匆趕路的行人……

他們在淩晨的大街披星戴月、爭分奪秒,每個人都在為生活拚命努力著。

可能是因為夜半時分,顧念嬌猛然有些傷感,腦子裡想了很多有的沒的,又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,思維斷斷續續的。

她緩緩降下一半車窗,任由微風輕柔的吹在臉上。

不禁感歎,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能有一個自己的家。

哪怕是買一個一室一廳一衛一廚的小屋,哪怕不在h市。

成年人的崩潰往往隻在一瞬間,顧念嬌靜靜的看著窗外,鼻頭一酸,感覺有什麼東西要從眼裡流出來,她微仰起頭,努力控製著不讓眼淚掉下來,看著眼前快速掠過的一座座高樓。

家,感覺是一個離她很遠的詞。

從她有記憶起,她就在福利院了。

沒有朋友,沒有熟悉的人。

最初,她也曾努力的去交朋友。

但不知道為什麼,她到一個福利院之後,短則半年,長則三年,福利院就倒閉了。

和她相熟的人,往往都不會和她分到一起。

剛剛交心,就要面臨分離。

她也曾為此難過、痛哭,有時候新的院長會安慰她,但大多時候都是她自己縮在角落裡自己消化。

畢竟,福利院又不止她一個孩子,院長即便有心關心也分身乏術。

後來,她就不再主動交朋友了,對所有人都淡淡的。

因為她知道,最後都是要分别的。

就這樣,她終於長到了十八歲。

在順利考上心儀的大學後,憑藉國家獎學金、助學貸款和平時的勤工儉學,倒也順利的讀完了本科。

本科畢業後,她滿懷憧憬的出來找工作,她以為自己的未來是光明的、熱烈的、自由的。

但卻被現實啪啪打臉,找工作四處碰壁,在這個大學生遍地走的時代,找工作並不那麼容易。

不過,最後還是找到了。

而且,她才25歲,人生才走過三分之一,還有大把的時間,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,越來越好……

“姑娘,到了。”前方的司機扭頭提醒道。

顧念嬌淡淡的對司機笑了一下,拿出手機,掃碼、付錢、下車、上樓、開門、進屋、關門、洗漱、上床、定鬧鐘、睡覺一氣嗬成。

*

“唔~”顧念嬌緩緩的伸了個懶腰,隻感覺這一覺睡的神清氣爽,好久沒睡的這麼舒服了。

最重要的是,沒有做那個奇怪的夢。

“不知道現在幾點了,鬧鐘怎麼還沒響?”顧念嬌伸手在枕頭底下開始摸手機,卻怎麼也摸不到,她一下子驚醒,坐起身來,把枕頭拿開,定睛一看,哪裡有手機的蹤影,床頭櫃上的充電器和插排也不見了。

“不對呀,這床單不對呀。”她的床單是比較清新的綠色,身下的床單卻是粉嫩的少女風。

而且這床也不對,她的是1.1x1.9m的小鐵床,哪有這麼大,這床目測最少應該是1.8x2m的,還是實木床。

粉色的窗簾緊緊拉著,阻隔了陽光,房間裡略顯陰暗。

顧念嬌下床輕閉著眼睛拉開窗簾,陽光一下照射進來,佈滿整個房間。

她緩了一會兒,等適應了強烈的太陽光,才看向房間的佈置,牆面刷的不是尋常的白漆,而是米白色與綠色相接,頗有設計感,很符合顧念嬌的審美。

床的右邊是床頭櫃和梳妝檯,梳妝檯挨著床頭櫃放置。窗台旁放著一張書桌,書桌上放著厚厚的一摞英語專業書、一個小檯燈、一盆綠色的蘆薈和一個相框。

照片上的少女眉眼彎彎,眼睛裡盛滿了光,白白嫩嫩的臉上掛著一對好看的小梨渦。

床的

左邊放著兩張大衣櫃,地板上鋪著一塊藍色的地毯。

床頭櫃、衣櫃、書桌、梳妝檯……看著都是用上好的紅木——花梨木做的。

看著房間的佈置,她感覺既陌生又有些似曾相識。

陌生很正常,因為這根本不是她的房間,但是有些似曾相識就很詭異了。

她走到梳妝檯前,看著鏡子裡的臉,鏡子中的臉赫然就是那張相片的成熟版,和她本人有**分像,但是更年輕些,五官比她更精緻些,皮膚不知道好了幾百幾千倍。

她因為長期熬夜,睡眠不足,黑眼圈重的能和國寶媲美了,皮膚也變得蠟黃暗沉。

而鏡中的女子,手指纖纖如嫩荑,皮膚白皙如凝脂,一雙桃花眼溫柔多情,瓊鼻細巧挺秀,朱唇不點而紅,活脫脫的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美人。

而且女子體態很好,沒有長期低頭形成的富貴包和駝背,也沒有壓力肥,身材曼妙而窈窕,腰盈盈不及一握,對顧念嬌這個重度腰控手控的顏狗非常友好。

顧念嬌簡直開心的想跳起來,對這張臉愛不釋手,大美人誰不愛呀,尤其還是她最喜歡的妖豔型大美人,完全沒有抵抗力。

顧念嬌伸手輕輕捏了一下臉,有痛覺,好了,不是做夢。

那就是穿越了,想不到有一天她也能趕上時髦的穿越,跟做夢一樣。

關鍵是她穿越前就是在睡覺,不會真的是做夢吧,顧念嬌準備伸手再捏一下臉,指尖剛碰到臉又收了回來,這麼漂亮的臉,太用力留下印子就不好了。

看了一圈,最後在大腿上狠狠擰了一下,真的很疼,顧念嬌疼得呲牙咧嘴,掀開褲子一看,好嘛,一片烏青。

行了行了,不是做夢,不需要再證明瞭。

那她穿成了誰呀?沒有記憶也沒有提示的嗎?

剛產生了這個疑問,腦子裡就多了一串不屬於自己的記憶。

好吧,記憶還得主動觸發。

原來她穿進了前幾天看的一本年代文裡,成了男主的炮灰前妻,雖然小說她還沒有看完就棄了,但是對她這個炮灰應該沒什麼影響,畢竟原主在小說裡隻占了不到一章的劇情,還是回憶篇。

原主和她同名同姓,也叫顧念嬌,和她不一樣的是,原主頂配出身,是顧家三代獨女,可謂是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,千嬌百寵長大的小公主。

一輩子沒吃過什麼苦,就算嫁給了男主,婚後感情慢慢變淡,倒也稱得上是相敬如賓。

婆婆有些刻薄,但是也沒敢欺負到她頭上,男主一家也是儘量事事遷就著她。

可惜原主因為早年溺水,雖然有幸撿回了一條命,卻落下了體弱的毛病,導致產後大出血。

原主去世沒多久,男主就另娶了,而且和第二任妻子,也就是女主,感情甚篤。

可能是同名同姓吧,顧念嬌看到這裡挺為原主抱不平的,後面的也就沒再看了。

-cbr

鬨到顧念嬌的輔導員面前的也是她。她這麼做就是為了讓顧念嬌迫於種種壓力放棄服裝店,放棄做生意這條路。這麼做當然不是為了顧念嬌的前途。在她的夢裡,不久後全國都會掀起一場商業熱,做生意乾個體戶的越來越多,國家也越來越支援自主創業這條路。個體戶的地位瞬間高漲,全國第一批萬元戶大多是靠做生意發家的。按顧念嬌這個架勢,她的店肯定能火,說不定在不久的將來,她也能憑自己成為第一批萬元戶裡的一員,這怎麼能行?!她本


好書推薦
八零:穿成首長千金,我直接躺贏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