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沈半見白朝寒最新章節』
第一章 阿嫂,長大了我娶你



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》“這是——虎符?!”終於追上兩個孩子的滄浪,看到木盒裡的東西時,虎軀一震,整個人彷彿被雷劈了似的。少主苦苦找了大半年的東西,竟然在這裡!“這就是用來調兵遣將的兵符嗎?怎麼在這裡呀?”青粲畢竟出身西商將軍府,虎符他是知道的。“大黃,怎麼在這裡呀?”柔藍轉過小腦袋問老虎。大黃仰天回以一聲虎嘯。蔡元羲和楊夫子終於趕來了,兩人看到虎符也是吃驚不已。蔡元羲的目光在老虎和柔藍之間來回,很快就明白過來。原來白朝《與正文無關,無需閱讀

cbr-偃京二月,枝頭春色漸濃。

西商將軍府後花園,柳枝冒了芽,經日光一照,泛著如煙的微黃色,盈盈閃閃。

柳樹下,沈半見正和小叔青粲、小姑柔藍,玩著套金豆子的遊戲。

“哈哈,我又套中了!”沈半見毫不客氣地將十顆金豆豆塞進荷包。

“阿嫂,你是不是作弊了?”青粲露出狐疑的目光。

“哪有?我都是靠實力贏的。”沈半見眼裡滿是真誠,心裡卻暗想,我好歹在岐黃穀呆了十年,身手再爛,贏你個七歲小孩綽綽有餘!

青粲覺得阿嫂這眼神就很有問題,他轉過頭去:“柔藍,你來試試。”

正咬著桃花糕的三歲小女娃,聽見哥哥點自己的名,懵懵地抬頭:“啊?”

青粲拉著小女娃,往白線前走了兩步:“你胳膊短,站這裡投。”

“哦。”

小女娃伸出胖嘟嘟的手,一把將圈圈甩了出去。

竹圈圈轉著圈圈飛到最遠處,乾淨利落地套中了二十顆金豆豆!

沈半見和青粲一大一小兩顆腦袋,從二十顆金豆豆上,轉到柔藍胖乎乎的小臉上,目瞪口呆:“……!!!”

“咯咯,我能吃桃花糕了嗎?”小女娃奶唧唧地問。

“吃吧吃吧。”

青粲不信邪,正要再試,卻見丫鬟桃紅匆匆跑來:“少夫人,少爺,小姐,來了好多禁軍,說要封咱們府——”

她話音未落,沈半見已變了臉色,她迅速撲在地上,用手將金豆子掃進掌心,略一想,把金豆子塞進了柔藍的包包頭裡的。

塞完手裡的,她又掏荷包裡的,順便還抓出幾張銀票來。

銀票藏哪裡呢?

她正在四處環顧,青粲已扯開褲繩,奪過銀票塞進褲衩裡:“藏這裡!”

沈半見遞去一個讚許的目光,利落地將剩下的金豆子塞入包包頭裡。

萬幸,小柔藍頭髮茂盛,包包頭夠大,藏得住東西。

剛做完這兩樁事,禁軍就衝進了後花園,冷聲道:“都帶走!”

*

一片混亂之後,沈半見才知曉,天塌了。

北域一戰,夕照國大敗,十萬將士有去無回,夕照國被迫向烏羽國割地求和。皇帝大怒,重罰領兵出征的鎮國公府,以及臨陣退縮的西商將軍族人。

原本兩家都得誅九族,但鎮國公府的夏侯一族硬氣,不必皇帝動手,家中上到八十歲長者,下到三歲稚兒,一一自戕。那日恰好下暴雨,血水溢位鎮國公府,染紅了城中的琉璃河,好似幽冥鬼域的彼岸花開到了人間。

偃京上下,無不震驚。

朝臣上書,百姓求情,才換得皇帝改了旨意:西商將軍府所有女眷,以及十歲以下男童流放千裡,永世不得再入偃京。

沈半見嫁入西商將軍府隻十日,可她上了陸家族譜,隻能與陸家同罪。

她與少將軍陸伽羅的婚事,是祖父定的娃娃親。祖父做事一板一眼,早就算好了良辰吉日,即便陸家男兒都還在西北打仗,也讓她抱著隻雞成了親。

沈半見尊老,也懶得跟祖父計較,就這麼著吧。

反正,嫁入將軍府不就換個地方養老嗎?

反正,她在賞花宴上見過陸伽羅,少將軍性子有些耿直有些憨,卻是個俠肝義膽的好男兒,關鍵還有一張好看的臉,她也不虧。

誰能料到,一場婚事,她這條鹹魚成了炸魚!

千裡流放,從歌舞昇平的偃京到鳥不拉屎的大西北,一路苦不堪言。

沈半見也不是沒想過逃了算了,可實在狠不下心。

柔藍髮燒生病,拉著她的手抽抽泣泣地哭:“阿嫂,痛痛……不吃桃花糕了,不出去玩……我乖乖的,是不是就不痛啦……阿嫂,抱抱……”

沈半見哄睡孩子,取了一顆金豆子給官兵,懇求他按她開的藥方抓藥。

誰知柔藍病還沒好,青粲又折了腿。

小小男子漢還很硬氣,一聲不吭,拖著一條腿走山路,差點從山上摔下去,嚇得沈半見趕緊扯住他,給他治腿,又揹著他走。

青粲靠在她單薄的背上,一本正經地說:“阿嫂,你等我長大,我娶你,我來照顧你、保護你。”

沈半見哭笑不得,心裡默歎一聲:她舍不下兩個孩子,流放就流放吧。

從春天走到秋天,一家人終於抵達了流放的目的地,昌容城。

還沒喘好氣呢,二房的堂妹就跟昌容城的地頭蛇燕老大起了爭執。

燕老大冷笑三聲,丟下一句話:“老子手上呢,還有幾個去伺候郡守的名額,送你一個。”

昌容郡守鄭懾,出了名的好色又凶殘,據說送進去的女子,就沒有活著出來的。

堂妹也是個狠人,趁沈半見不備,一棍子打暈了她,將名額轉送給了昏迷的她。

等沈半見醒來的時候,人已經在一個水桶裡了。

身上不著片縷。

cbr

軍府,虎符他是知道的。“大黃,怎麼在這裡呀?”柔藍轉過小腦袋問老虎。大黃仰天回以一聲虎嘯。蔡元羲和楊夫子終於趕來了,兩人看到虎符也是吃驚不已。蔡元羲的目光在老虎和柔藍之間來回,很快就明白過來。原來白朝寒讓測的“魏”是信陵君魏無忌的“魏”,他要找的是“竊符救趙”的“符”啊!而那“風”姓男子的女兒,竟是小柔藍!也難怪大黃如此親近小丫頭,它本來便是柔藍的父親養的吧。真乃機緣。楊夫子學識淵博,通過虎符上的


好書推薦
沈半見白朝寒最新章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